再说军用望远镜

2022-08-21 22:21:43
望远镜选购再说军用望远镜
一望远镜是17世纪发明的*重要的科学仪器。一般认为,望远镜是荷兰米德尔堡的眼镜商汉斯.利珀希在1600年发明的。汉斯的发明立刻被荷兰一位将军所重视。此后望远镜传到其他欧洲国家,人们称它为“荷兰柱”。望远镜于明天启年间传入中国后,时称“千里镜”,一方面成为王公贵族的玩物,另一方面还用于军事。据《台湾外纪》载,明末收复台湾的名将郑成功临终前一天还“强起登将台,持千里镜,望澎湖有舟来否”。望远镜是许多优良将官的珍爱之物。解放战争中,我军攻克西安之后,彭德怀元帅送给即将进军西南的贺龙元帅一盒烟斗丝,而贺龙则送给彭德怀一具缴获敌军的大倍率军用望远镜,彭总当即从牛皮盒中抽出拿在手里把玩不已。我军优良指挥员粟裕大将特别喜欢望远镜、指北针、地图;西北野战军第二军的同志都知道老军长郭鹏中将有三件宝:望远镜、指北针、日本马刀。前两件宝是解放陕西的壶梯山作战中缴获敌军旅长的。1950年我军进军西藏阿里时,郭军长慨然将珍爱的望远镜和指北针曾予先遣骑兵支队指挥员彭清云。笔者翻阅志愿军步兵第三十六师占史,三年抗美援朝战争,该师缴获枪炮成千上万,而望远镜却只获4具,足见珍贵。望远镜似是指挥权的象征。1945年侵华日本华北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大将投降时,在交出**、指挥刀的同时,还被我方要求交出望远镜。二笔者在《话说军用望远镜》一文中,多次提及德国的“蔡司”望远镜。1846年,德国企业家、世界杰出精密光学仪器制造商蔡司在耶拿开设工厂制造显微镜及其他光学仪器。1866年,蔡司聘请耶拿大学物理学家阿贝尔为研究主任,并成为合股人。阿贝尔协助蔡司进行早期产品的改良,他们与化学家肖特试制出100余种新的光学玻璃和多种耐热玻璃,公司以光学仪器闻名世界,蔡司去世以后,阿贝尔成功地改组了卡尔.蔡司机构,经营范围拓展到望远镜、照相机。我国清末甲午战争后,进行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军事改革。彭世凯编练的新军、习洋操、持洋械。清廷几次下令,新军装备主要以德式为准,望远镜也不例外。新军编制装备中每哨(排)配时钟、望远镜、指北针各一,每队(连)配电话机、大望远镜一具。以时驻京师南苑的北洋军主力、冯国璋第六镇(师)为例:清静末陆军部档案记载,全镇配有“四倍光千里镜二百八十四个;八倍光千里镜一百八十个”。望远镜在新军中装备较为普及。民国时期,军用望远镜同其他军械一样,多由德国进口。柏林葛尔茨望远镜公司和蔡司公司都曾专门生产过中国订制的望远镜,而以蔡司*多。仅1930年到1935年间,国民党政府向蔡司公司进口军用光学器材就耗用国币455万元。民国初年以读者论坛彭护国和编辑《曾胡治兵语录》闻名的蔡锷将军,指挥作战时所用的即是8倍的蔡司望远镜。以指挥绥西抗战出名,其后官至“华北剿总司令”的傅作义上将在抗日战争时期使用的是一具大倍率蔡司望远镜。在国内**战争中,各类蔡司望远镜我军缴获颇多。20世纪50年代,我军从民主德国订制了5个品种的军用望远镜,在镜身棱镜室后盖上除有蔡司和产地耶拿标记外,还有我军军徽。其中简称“德7”的7×50的蔡司望远镜综合技术指标较高(特别是分辨率、几何光率),堪称“蔡司之冠”。此外,15×50的蔡司望远镜倍率大,可远距离观察战场形势,为上等指挥员专用,通常由参谋人员携行,在部队中装备比例较少。这些由东德进口的蔡司军用望远镜,其技术源自30年代德国蔡司的原型。其主要改进是将镜片镀蓝膜或紫膜,以防止透镜表面的反光损失。另外镜身部分原为铜制件,后改为铝合金件,更加轻巧。二战前的光学玻璃与战后的不同,战前的光学玻璃和现在的玻璃板的成分相近,属于苏达玻璃,容易被水慢慢溶蚀,易焦化。镜片焦化后有变白、变蓝两种。变白像毛玻璃,透明度降低无不使用;变蓝的则能防止反射光,增加透光率,从镜片焦化变蓝的旧望远镜中看物体反而更明晰,在这样的启发下,专家们加以研究形成了望远镜、照相机镜片镀膜技术。50年代进口的蔡司军用望远镜,伴随我军中级以上指挥员和机关参加了对印度、越南,以及珍宝岛等自卫反击作战,80年代初逐步从我军装备中退役。三俄罗斯的军用光学工业始于1905年,**个制造军用光学仪器的车间在奥布霍夫铸钢厂建立。1908年这个车间开始生产望远镜、小型炮队匀是,生产原材料依靠进口。1914年俄国建立了独立的光学机械厂。苏联军方曾宣称,30年代中期,其光学仪器已达到西方*发达国家水平。苏联在30年代为支援中国抗日战争曾将一些军械输送给中国军队(主要是国民党军队),其中包括Б-6军用望远镜,如马占山将军在组织指挥东北抗日联合军时就使用这种望远镜。50年代初,我军从苏联进口Б-6、Б-8两种军用望远镜,为节约起见,配我国生产的牛皮盖、绿帆布镜盒。这两种望远镜主要装备我陆军分队,镜身或铰链上有苏联镰刀斧头党徽或棱镜折射箭头的光学符号。50年代我国从捷克斯洛伐克进口的XbK6倍和8倍军用望远镜,镜身上有我军军徽,镜体无硫化皮的防热被,仅涂以腻子和黑漆。捷克是传统的轻武器出口国家,50年代作为华沙条约成员国之一,其轻武吕并非照搬苏联制式,如捷克军队发射7.62mm托卡列夫弹的VZ52**,从外形和保险装置均不同于苏制TT式**。又如捷军M58突击**与苏军AK47突击**外形虽大致相似,个别部件也不相同。有“捷6”、“捷8”之称的捷克XbK6倍、8倍的军用望远镜也是如此,既不同于苏联,也有别于德国的同类产品。如“捷6”目镜部分的构造较“德6”的视度装定机构就有所不同,“捷8”与“德8”的目镜片虽同为爱弗尔二式,但视度装定机构也有差别,还有一种XbK12倍(12×60)的军用望远镜,物镜筒长达11cm,体积大,部队装备很少。四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曾缴获许多美制的M-6型6M-16型7倍两种军用望远镜。毛泽东主席直到建国之后,到外地巡视仍使用战争年代所获的美制6倍望远镜。不过我军缴获*多的还是抗日战争中侵华日军的望远镜。1933年,日军根据“满洲事变”的经验教训,大量生产简便的九三式4倍(4×40)望远镜装备陆军步、骑兵分队。1933年日本皇纪二千五百九十三年,故称“九三式”。九三式望远镜右镜筒中有水平各40密位,俯仰各25密位的分划板,目镜的调焦轮在铰链下,左右同步调整;主要用于敌情搜索和射弹观测,以及简单的密位测量。这种5倍以下的低倍率的伽俐略式望远镜,俗称观剧镜。其特点是无转像装置,且视场小。一般认为,不能装分划板,故不适合军秀。而日军反其道而行之,不能不说是个“创造”。日军十三年式6倍(6×24)望远镜是军官个人装具,有“马来之虎”之称的山下奉文大将在进攻新加坡时,就使用这种望远镜。十三年式6倍望远镜和炮兵专用的九八式7倍(7×50)望远镜是仿德国蔡司望远镜。其光学性能好,适于低照度条件下的观测,特别是九八式7倍望远镜有“夜间双眼镜”之称。这两种望远镜都是日本陆军野炮观测车中装具。前日本陆军*大的望远镜是60倍双目望远镜,连同三脚架质量为282kg,主要配置于国境,用以观测敌方军队部署,敌国内俗人情,以及铁路、公路的变化,敌军演习和军用设施等,日军称,这种大型望远镜适于“满洲(我国东北)平坦地形的精密观察。值得一提的是,1933年至1935年间,日军根据我国东北地形开阔,展望良好的特点,研制了步、骑兵手持的、潜望高度0.54m的九三式和潜望高度达28m的九五式观察镜,以适应东北地区的高梁地和森林中的隐蔽观察。1986年,笔者撰写《近百年来日本对我国兵要地志的研究》时指出,日本兵要地志的调研是以我国为始。而其军用望远镜亦是以我国为战场的需要而开发的。足见日本军国主义在历史上对我国的侵略野心。当时日军还装备有三七式6倍(6×18)、二式8倍(8×32)军用望远镜以及海军要塞用的**式15倍、九四式10倍军和望远镜。此外,二呀期间日本急剧扩充军队,特别是1937年“七七”事变之后,征召大批预备役军官入伍,许多军官将自费购置的种类繁多的非制式望远镜带上侵略战场,这些种类繁多、良莠不齐的非制式和制式的望远镜全部为我抗日部队所获,成为历史上日本侵略我国的见证!如笔者手中就有TANIX8×25、MAGNA10×50、8×30等数种。五军用望远镜与民用望远镜的主要区别,学才任志文指出:军用望远镜有用于简易军事测量的分划板,而且同瞳距离较在三令五申于观测者佩戴防毒面具时使用。军用望远镜的设计审慎,用材和工艺考究,因而像质好、杂散光少,放大倍率与入瞳大小匹配达到*佳分辨率,军用望远镜的镜身采用金属而不用塑料,以确保长期使用后不开裂、不变形,与之相比,民用望远镜在密封和用材方面要差些,有的不仅是镜身,甚至内部镜片也用塑料制造。另外,军用望远镜在出厂前都要经过振动试验、高温(55度)和低温(-45度)试验、淋雨或浸水试验、气密试验等一系列环境试验。有的军用产品镜体内还装有干燥气(如国产62式8×30及63式15×50等),出厂前抽出空气再灌入干燥空气或氮气,以防止日后内部镜片长霉生雾,民用望远镜则一般不做环境试验,或仅做部分试验,因而成本和售价低。摘自《轻兵器》作者沈克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