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董聊卡】央视主播信用卡全额计息案改判留给银行怎样的反思

卡研究资讯2021-04-29 14:30:02



央视某主播在使用某银行信用卡消费18869.36元,因绑定自动还款的储蓄卡余额不足,剩余了69.36元未能还清,10天后因该银行信用卡采用的透支“全额计息”方式产生了317.43元利息。因此认为该规定不合理,将该银行告上法庭,要求法院确认银行该规定无效而退还利息。此案经过一审判决该主播败诉。后该主播上诉至北京二中院,认为一审认定的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领用协议约定的违约金计算标准过高,应予调低。

 

近日,北京市二中院作出二审判决。本案计息条款以账单周期内的全部消费款项作为计息基数,并非加重持卡人责任的格式条款,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应属合法有效。

 

针对本案计息条款项下的利息是否属于违约金的问题,北京市二中院认为属于违约金,该主播在到期还款日未能全额向银行偿还消费款项,已构成违约,应承担违约责任,向该银行支付违约金。


法院也同时认为该银行全额计息的规则计算的赔偿数额过分高于持卡人违约造成的损失,透支利息即违约金应予以适当减少。最终认定该主播支付的违约金包括两部分:一是69.36元欠款按协议约定日百分之五的标准计算利息;已偿还款项18800元,按照不超过日万分之一标准,自银行记账日至到期还款日,计算利息,两项赔偿金额合计63.68元。于是撤销一审民事判决,要求该银行返还多扣划的253元。


从日常角度来看,这个案例本身标的不大,再花一大笔钱去打上一个官司都不值得。但是这个案件从行业角度来看,却是一个很值得行业深思的,其中有一些内容的确应该有必要根据时代的变化进行调整。

 

首先,法院肯定了该银行的信用卡透支后采用全额计息的方式是没有问题的。信用卡业务中有两种计息方式:全额计息和未还款金额计息方式。关于信用卡全额计息的问题,一直以来争议颇多,到目前为止,国内也仅有工行信用卡部分产品,采用了非全额计息的方式,其它发卡银行都采用的全额计息方式。无疑,采用非全额计息更容易得到用户的欢迎,但是为何很少有银行采用呢? 

全额还款的持卡用户,使用信用卡一方面可以利用银行资金的还款周期获得自有资金的一些额外收益,而且还可以获得发卡银行更多的权益和服务;


不能全额还款的持卡用户,使用信用卡能缓解自有资金压力,同时也能获得发卡银行的权益和服务。


信用卡本身就是小额消费信贷工具,持卡人可以得到很多银行赋予的一些权益外,可以让一部分信用卡持卡人获得银行的消费信贷服务,这类用户对信贷资金属于刚性需求,对资金成本的考虑偏低。使用全额计息对这类用户影响不大,也是发卡银行主要的收入来源之一。

 

其次,法院判决结果强调了协议的合规与合法。现在很多持卡人在申请信用卡的时候,很少阅读过信用卡相关的规则和章程,一旦出现问题,就把责任推卸给发卡银行,理由是银行没有明确告知。作为持卡人,也有权利提出对银行计息方式不合理的质疑,有权利提出合理计息方式的建议,但在银行未采纳建议并进行调整前,遵守原有协议规定依然是双方的义务,两者不可混为一谈。

 

但是从这个案例中,应该看到这些问题的另一个方面。该主播的欠款金额仅有69.36元,占了总还款金额的0.37%,而且属于自动转账还款中出现的“失误”所导致,主观上并非采用信用卡最低还款方式进行还款。银行按照签署的《领用协议》收取相关的利息费用也无可指摘,然而却因此与持卡人对簿公堂,并很有可能失去一位优质客户,该银行去年经历了乐视网员工信用卡额度降零风波不久,又再次引发媒体的关注,这个损失对于该银行来说,恐怕得不偿失。

 

2013年,中国银行业协会公布了修订后的《中国银行卡行业自律公约》(简称《公约》),明确会员单位应提供“容差容时”服务,要求银行在信用卡还款上,至少“晚3天差10元以内的”都可视为按时还款,也就是信用卡还款后还有余欠的小额零头自动滚入下期账单中,不进行全额计息;在最后还款日提供+3天的延时时间,该段时间内还款到账不视同为“逾期”。

 

从这个案例,以及实际操作中所反映出来的问题来看,银行的协议的确需要设置明确的标准,但无论标准如何设置,都有可能遇到一些具体情况,10元容差还款服务还是有很大的局限性,就在于这个金额幅度过小、缺乏一些灵活性。本案判决结果中,法官对实际情况的拿捏应该说还是比较人性化,然而虽然肯定了协议条款的合法性,但是对金额进行了“人为干预”,也让这个结果很难成为判例,之后类似的案例还会发生,判决结果也会五花八门。

 

实际上,发卡银行的确应该从本案进行深刻反思,协议本身是合理合法的,但是能否增加人性化的服务,如果针对实际情况中的多种形式在系统中无法改变一些操作流程,那么就应该通过客服进行其它方式的提醒,比如微信、短信,甚至客服电话,不要让这种矛盾激化,导致“因小失大”的结果。在2000年从事信用卡业务催收工作时,就曾经针对部分欠费几角到几元的用户提出停止催收的方案,通过向公司申请“坏账准备金”的方式进行“代偿”,这种方式可能不一定合理,但得到当时合作银行的首肯,也算是一种创新尝试。

 

随着社会对金融服务观念的改变,金融机构墨守成规、一成不变的经营理念已经无法满足社会需求,发卡银行对固有的计息方式也应该有所与时俱进的“变革”,采用更为合理的计息方式,提供更有效的服务措施势在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