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你的倔强额度未满

田雷语文2020-09-15 15:47:18

你的倔强额度未满 

杨熹文 

朋友10年前在德国时,20岁出头的她经中介牵线搭桥,在一个家庭做保姆,却受到不公待遇。在德语不好的情况下,她赌气一个人从打工人家跑出来,冲上一列不明去处的火车。

 

她守着两个大包,一张巴掌大的黄面孔在陌生的人群中,竟然毫不怯生,一路上左边问问、右边聊聊,看足了窗外风景。下车时,她已搞定了下一个住处和工作。

 

说起这段经历,她连一点后怕的意思都没有,眼神是骄傲的。“当年什么都不怕,一个人总是说走就走,没有什么能打倒我!”她半晌回到现实,“如今年龄大了,当了妈反而变得缩手缩脚,去个不熟悉的地方都要说服自己半天,这两年去超市成了最远的旅行。”

 

我笑了,想当年我也是说走就走的小霸王,现在做每一件事,都要确认前方没有悬崖、身后没有猛兽,要顾及别人的喜好,要使表达体面,走一步要设想到一万步后的结局。

 

想起4年前自己去打工餐馆讨薪无果,走出来时发誓要出人头地的那一晚,夜是漆黑的,出租屋是遥远的,黑暗里是暗藏危险的,我一步一步走回家,来不及顾及安危,只咬牙想着明天醒来一定有工作在等着我。人哭是哭了,但头还是高昂着的。

 

一个人在年轻时的倔强是很珍贵的。那种昂着头“反正又死不了”的心态是有保质期的。随着年龄的增长,很多人开始怕累、怕麻烦、怕生死未卜——而这就是衰老的迹象。

 

曾看过一位知名作家在国外某城市搭车的经历,于是认定了“人生一定要有一次在路边竖起大拇指搭车的经历”。我能想象到自己不足一米六的个子扛着巨大的行囊,穿着一双沾满土的鞋子不断前进,大拇指竖起,成功拦截一辆普通的轿车。我对陌生司机说句简短的“Hi”,我们心有默契地聊到终点——那也是青春等我去画的句号。

 

28岁那年,我站在陌生的异国,在路边竖起大拇指,想要圆我那18岁的梦想,却发现此时的心里多了一个恐惧的小孩。她一步步退缩,期待躺在星级宾馆的床上喝红酒,希望疲惫时有水力十足的淋浴,她不再爱巨大的行囊和沾了土的鞋,甚至恐惧再对陌生人说一句酷酷的“Hi”。

 

那几日,我自然没有成功地搭上车。我虽然成为一名陌生人家的背包客,但要说服自己不会“客死他乡”。我捂着余额充足的银行卡,背包中装着足够的现金,手机上是几十个亲近朋友的电话号码。而躺在陌生的床榻上,我心里依然充满可怕的猜想,万一有人破门而入怎么办,万一有人偷走我全部的钱该怎么办,万一我明天找不到路怎么办,万一……我已经老去,当我的心里出现太多的“万一”。我在噩梦中惊醒,蹑手蹑脚地起床,再三確认了紧紧的门锁。

 

20岁想穷游的南美洲,等到30岁辞了职就一定会去吗?

 

20岁疯狂想去留学的巴黎,等到30岁攒了足够的钱就一定会去吗?

 

20岁想试试的全程马拉松,等到30岁就真的会有更好的体质参加吗?

 

20岁时默默爱着的人,等到30岁变成了更好的自己就一定敢去表达心意吗?

 

别傻了,命运中是存在交换的,你的年龄正在交换你的梦想,削减你的热情,透支你的倔强。几天前我在跑步机上,试图再跑一次25岁那年的21公里,然而10公里过后我的双脚就败下阵来。也许有一天我会成功挑战半程马拉松,但我也深知,自己再也不会有25岁那年“我一定要跑完”的倔强。

 

我们总是在说,10年后的我们要怎样,其实正是此时,还有额度未满的倔强等待使用。你一定不愿自己有这样的未来——你已不再年轻,而你的倔强却从没有机会发芽。


我们都喜欢罗曼·罗兰说的那句话:“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