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黑洞:借款一万,输进去一套房

亿欧网2020-09-15 15:48:18


现金贷不等于高利贷,也并不是魔鬼,只不过被某些追求暴富的人或者平台弄丢了底线。


文/风吹江南(jrjnfq)


从2016年开始,“现金贷”这个名词频繁地在互金业界和资本界出现。


起源是在中国互金圈热炒的消费金融。而分食这张大饼的,无论系出电商、银行或互联网公司,小额现金贷无疑都是一把能快速抢食的刀叉。



名片:现金贷


所谓“现金贷”,指的是小额现金贷款业务,为用户提供短期资金借贷,用于日常消费。具有方便灵活的借款与还款方式,以及实时审批、快速到账的特性。


从蚂蚁金服、京东金融等大公司到创业公司都在极力推动这类业务。目前,现金贷正以熊熊燎原之势席卷而来,一二线城市以线上为主,三四线城市以线下为主,几乎侵袭了中国的所有角落。


一方面,大小公司和利益方卖力吆喝,讲诉着消费金融将如何拉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而另一方面,贴吧和论坛的各路草根,也热络讨论着在现金贷平台遇到的高息压迫或逃脱多头借贷催收后的沾沾自喜。


庙堂之高和江湖之远,喧嚣的往往是截然不同的声音。现金贷就如同一朵双生花,一边让一帮人瞬间暴富;另一边,却让一些人深陷深渊。



疯狂蔓延


两年前,当27岁的太原人黄晴,放弃了花80万才买回来的国企铁饭碗,跑去干现金贷时,所有人都觉得她疯了。


但成为一名贷款销售员后,黄晴居然在一个月内狂挣了4万块,并拖着她的弟弟、老公加入这行。


这个家族“爆发式”地年收入近百万。


如今,她已是行业“大姐大”,每天在家带着孩子,打几个电话,就能搞定数万提成。而依然在国企的同事们,辛苦坐班,只拿着3000出头的工资。


从2016年开始,现金贷开始在全国范围内疯狂燃烧。


在一二线城市,以线上贷款端为主;而在三四线城市,却以线下贷款的方式,扎根颇深。三线城市太原,正在被现金贷的炙热所改变。嗅觉灵敏的人,涌进这个暴利场,开始了别样人生。


去年11月,阴旭阳成为一名初级信贷员。


每天天蒙蒙亮,保洁员在前面扫地、撕小广告,阴旭阳就在后面漫天撒名片;夜深人静时,阴旭阳和小贼一般,出没在各个小区楼道,去粘不干胶。


一个月,阴旭阳发出两箱名片,多达上万张。


就凭着这种“无孔不入”的精神,阴旭阳第一个月就拿下大区“新人王”,放款100多万,提成3万多。


现金贷也让阴旭阳那样高中没毕业的人,过上人生赢家的生活。大批肯吃苦赚钱,但低学历的年轻人,涌入这个行业。


“太原每年至少有6000人,涌入现金贷行业”,某现金贷太原分公司负责人称,他们月均收入高达6000元,远超当地人均收入。


“太原现金贷公司保守估计有60家,加上车贷,房贷公司,贷款公司总数得有几百家。”负责人称。


现金贷在太原发展急速,就连小公司每月放款额,已从千万发展到上亿。而这只是现金贷在疯狂蔓延的一个极少的缩影。据统计,全国信贷员总数已达100万。


百万大军,浩浩荡荡,这个行业,正在用这种线下疯狂展业方式,在三四线城市猛烈生长。



为什么资本都青睐现金贷?


而更为疯狂的一幕,发生在线上。线上借贷,正在互联网上呈现燎原趋势。


据不完全统计,线上现金贷平台已多达上千家,但一些公司为了拓展客群,会多个产品同时展业,因此活跃的现金贷平台,有几百家。


线下贷款需要信贷员和销售员,而线上贷款,同样开始出现“中介”。他们在这条产业链上,扮演着“形象包装”的角色。


陈庆龙去年和几个人成立了一家公司,专门做“网贷中介”。他们游离在各大“网贷口子”群中,去招揽客户,“每单提成5-10%”。


“中介的存在,靠的就是信息不对称”,陈庆龙深谙各个借款平台的风控规则,而他主要的工作,就是帮助贷款用户“包装资料”,绕过风控。


他最常用的一招,就是帮助客户包装工作单位。


陈庆龙给公司安装了一台座机,将所有客户的公司电话都留成这个号码。一个专职小妹负责接电话,遇见贷款平台回访的,就回答:“对对,某某就是我们公司的员工。”


另外PS证件、包装通讯录等工作,也是陈庆龙的小伎俩。这个只有5个人的小公司,每年靠着贷款提成,可盈利数百万。


中介的繁荣,只是线上现金贷火热的一个缩影。


资深从业人员冯秉称,这个行业的集体爆发,其实是从2016年8月之后开始。


“网贷的监管规则出台,很多平台无法绕过企业借款200万的门槛,因此,放给企业,不如放给个人,于是,大量的平台开始转型做现金贷”,冯秉称。


也有一些嗅觉敏锐者,早就盯上这块肥肉。2014年,一家中型P2P平台,就开始转型做现金贷。


CEO张闯,先将线下微额贷业务扩张到26家分店,而线上贷款端的团队,也扩张到几十人。


从一百万资金起家,目前公司总资产已有十几个亿。张闯说:“带着公司进了现金贷行业后,公司立即起死回生,每年纯利润2千万。”


“我们就是零风控,行业都是如此干的,”张闯公司的借款页面,只需要自己手动输入“芝麻信用分、花呗额度、借呗额度、信用卡最高额度、借贷宝已借额度”,就可以借款。整个流程也不需要第三方授权和验证。


张闯称,这个行业中,低于50%的放款率,那都算低的——而相比银行,一般通过率10%都不到。


“我们不关心风控,只要坏账率低于50%,我们就可以盈利”,张闯称,行业普遍的坏账率在20%以上,但依然暴利。


不论是创业者还是投资人,都开始顿悟,现金贷是一个“很难不挣钱”的生意。



上市公司靠现金贷成功扭亏


2015年开始,不断有现金贷传出融资消息。


2月22日,深市上市公司二三四五发布2016业绩快报称,净利润为 1.1亿元。而在2015年,该公司还有731.81 万元的年度亏损额。让二三四五成功扭亏的,就是一款现金贷产品“2345 贷款王”。


这就是行业现状,小平台月放款金额上亿,大平台月放款十几亿,急速吸金,呈现燎原之势。


现金贷为什么能挣钱?这似乎有些违背常理,借款人收入普遍不高,钱也不知道用到哪儿去了,应该是坏账很多,很难盈利才对。


坏账确实存在,现金贷业务的高利润主要还是源于较高的利率与费率,以正常还贷人群的利息和费用,来弥补欺诈人群以及未还钱用户带来的坏账。


简单举例,总共放出一亿元的贷款,按30%的高坏账率来计算,产生三千万坏账,其余的七千万贷款的利息收入至少要达到三千万才行。如果贷款利率达到42.86%,就可覆盖掉这部分坏账。


利息再升高,就可以覆盖获客成本、运营成本等,逐步实现盈利。而现金贷企业通过大数据风控等技术手段,识别欺诈,判断用户信用水平,还可以逐步降低坏账。这样盈利还可以增长。


现金贷中还有一个重要分支:行业内将金额小,还款周期在一周到一个月的贷款,称为小额现金贷。很多用户是几百元、不足千元的借款,往往高利息的感知不像大额借贷那样明显。


“借1000元,一周后还1100,感觉只多了100元。”因为金额不多,加上很多平台宣传的,是“日息”、“月息”,用户感知不敏感。


在美国,政府强制要求所有小额现金贷必须以“年化率”展示。按照我国法律,对贷款换算公式也是“年化率”。而一旦按照正规的方式计算,利息就变得惊人了。


我国法律规定,年利率超过36%为高利贷,超过部分不受到“法律保护”。市面上78家比较知名的现金贷平台,平均利率158%,其中最高的“发薪贷”年化利率可达598%。


为了掩盖住如此高额的利息,大多平台都收取“管理费”。“这些都是为了掩人耳目,实际上就是利息。” 


除了高利息,另一个巨大的陷阱是高逾期罚金。


谁会为了提前一周拿到1000元钱,而支付如此高额的利息?


行业中存在大量欺诈,现金贷公司为了做大规模给投资人看,往往对欺诈的态度比较暧昧。这些用户,大多会逾期、赖账,甚至骗贷。


而谁来为他们买单?比他们更为优质的用户,用高额的利息,为这群老赖买单。这个暴利游戏中,吃亏永远是“老实人”。


靠着高额利息和天价逾期费,行业到了即便“坏账率不超过50%,就能盈利”的地步。而另一边,借款人却在高额的利息下,被拖入黑洞深渊。



行业黑洞


虽然在利润上很风光,不过现金贷行业的风险是人所共知的。


从借款端来说,欺诈团伙在盯着现金贷平台,希望找出风控体系的漏洞。即使没有欺诈意图的借款人,也有不少是属于收入不高或缺乏合理财务规划的群体。如果现金贷公司的风控能力不到位,平台早晚会面临比较大的坏账压力。


从资金端来说,现金贷企业资金多来自于中小银行、小贷公司、网贷平台等机构,资金成本不低,会吞噬一部分利润。


获客方面,如今平台众多,大家都需要争取靠谱的借款人,如有正当职业、守信用的年轻人;同时还要在用户群体中甄别欺诈人群,难度可想而知。


张闯见过最狠的一个案例,是借款一万,输进去一套房。


一个刚毕业的小伙,向现金贷平台借了一万块,一年下来,连本带息加滞纳金,变成了4万元。催收员给年轻人出了个主意,让他去一个新的平台借款,先还自己平台的钱。


结果,连本带息,滚成了8万。


第二波催收人再次故技重施,让欠款滚成了20万。滚到第四次的时候,年轻人已欠款40万。


觉不觉得这伎俩很熟悉?没错,就是“套利贷”。


“小伙子快崩溃了,催收的人丝毫不妥协,直接找到了小伙父母”,张闯说,老两口没有办法,将家里唯一的一套房贱卖,还清了债务。


不知从何时开始,催收能力成为了各个平台的“核心竞争力”,帮助借款人“借新还旧”,是他们常用的手段。


但这个利滚利的游戏,终有崩盘的一天。当新平台的钱,再也覆盖不了利息,就是游戏终结之时。


对于90后的阴旭阳来说,这样的人,他丝毫不同情,“都是从社会最底层往上爬,我也不在乎这个行业所谓的负罪感。”


已经是“大姐大”的黄晴,看多了“人间惨剧”,却受不了行业“原罪”,打算过两年转行,去做心理咨询师。


如此高的利息和罚金,各个平台却活得风生水起。


“虽然国家规定36%以上不受法律保护,但也没说超了就是违法犯罪呀?”一位现金贷企业高管,对所谓的“高利贷”的指责,表现得轻描淡写。


在国际上,关于小额现金贷是否应该存在,经历了激烈地讨论。在美国,现金贷在十四个州以及哥伦比亚特区是非法的。


谷歌在去年7月也提出,拒绝“发薪日贷款产品”出现在谷歌搜索引擎中,称这一产业是具有“欺骗性的”和“有害的”,与谷歌价值观不符。


监管部门似乎有所察觉,但管理方式,却是“瓜分油水,雨露均沾”。


“这是一个看天吃饭的市场,吹的是政策风,只要上面不喊停,我们就可以继续赚钱”,张闯称。



“武富士”之殇,看日本的同业兴衰


隔壁的邻国日本,在20年前也曾有过类似的情景。


1999年,武井保雄以78亿美元资产力压孙正义登顶“日本首富”。靠的正是自己名下的消费金融公司——“武富士”。


武富士由武井保雄在1966年创办,从事的业务正是小额消费贷。


武井保雄开创性的将客户定位为日本的普通家庭主妇。他认为日本女人的信用要优于日本男人,并自制了一套衡量客户信用的直观方法(如关注接待人家中物品是否整洁,庭院物品是否有序、孩子是否懂礼貌与邻里关系是否友善等),武井保雄的事业迅速崛起。


日本的消费金融兴起于上世纪50年代,雏形为“百货店开展的按月分期付款服务”,主要推动者以零售企业和百货商店为主。


随着业务量和规模的扩张,进入60年代,此类百货商店开始发行集团内部的信用卡并进一步扩张与VISA合作开发国际信用卡。


随着城市化的大发展、日本居民消费能力和意愿的提升,日本的消费金融开始急速狂飙。


1998年,武富士在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1999年,武井保雄登顶日本首富。


但是,长期以来,日本消费信贷市场存在的多头借贷、利息过高,暴力催收及借贷人权益受损事件并未改善。(注:当时,日本民间消费信贷的年利率普遍为30%左右)


发迹前即有黑社会背景的武井保雄领导下的“武富士”和日本其他消费金融公司一样,不仅向借贷人催收,甚至会上门和其父母、亲属催收。晚年的武井保雄甚至做出窃听调查记者手机的丑闻。


伴随着20世纪末日本经济增速的放缓,不良贷款率增高,不当甚至暴力催收导致社会性问题频发的情况下,日本政府开始通过行政和立法等手段介入日本信贷秩序维护。


2006年是日本消费信贷的“改革年”。


此前,日本制定和修改了《破产法》,强化对破产者保护。06年,日本最高法院发布《利息限制法》规定,消费贷款公司的年利率不得超过20%,之前多出的利息部分,要全部退还给借贷者。实施日期为2010年6月18日。


武富士需要退还的借贷人涉及约200万人,涉及金额超过2万亿日元,约240亿美元。


2010年9月底,武富士向东京地方法院申请破产保护。当年10月,武富士在东京证券交易所的摘牌退市。时至今日,早已关闭的武富士网站依然保留一条热线,等着曾经的借贷人打电话去拿多交的利息。


武富士的缔造者武井保雄,在2006年日本消费信贷改革年已经离世。现如今,日本的消费信用贷萎缩到2006年前规模的50%左右,行业辉煌之路困难重重。


如果说日本的一纸法令造成了武富士的崩盘,不如说,伴随着日本经济的遇冷、消费水平达到一定程度以及老龄化的日益严重,小额现金消费贷这个发动机再也无法有力驱动整辆马车,而与此同时,带来的社会问题已经无法让政府再坐视不管。


仅1年,严厉的政策监管下,整个行业没落了。


而中国的现金贷,又会如何呢?



监管前夕的狂欢


《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中,首次提出“做好‘现金贷’业务活动的清理整顿工作”。确保出借人资金来源合法,禁止欺诈、虚假宣传,明令禁止了高利放贷及暴力催收的行为。


随后,北京、上海、深圳、广州等地相继发文要求整顿现金贷业务。近日,央行副行长易纲也表示,普惠金融必须依法合规开展业务,凡是搞金融都要持牌经营,都要纳入监管。


目前运营的现金贷平台没有牌照的不在少数,越多越多平台的涌现,也使得市场进一步趋于饱和,随着监管的收紧,这部分“玩家”必然会被清洗。


趣店的成功上市给现金贷行业又打了一剂鸡血,不难想象行业的集体狂欢必将引来监管,现金贷行业势必会经历新一轮的洗牌。


除了已经上市成功的宜人贷、信而富和趣店,行业内多个平台都在伺机而动,据传很多现金贷平台都在排队筹备上市,其中现金贷平台拍拍贷、和信贷也在积极筹备上市。不出意外将在今年将登陆美股市场。


业内人士认为,如果这种情绪传染到整个行业,越来越多现金贷公司急于谋求上市,可以预见给行业和市场带来的风险将远大于收益。


几千家平台也会迅速分化,面对监管,行业中的头部力量不得不规范化经营,虽然短期内利润会被大幅削减,但也会为整个行业树立标杆。


而对于大部分跟随者来说,行业洗牌后它们的生存空间会被大大挤压,只能在不安中继续狂欢。不管是哪种“玩家”,都不过是趁着最后的窗口期落袋为安罢了。


综合整理自:一本财经(作者:薄珂、卡贝)、虎嗅网、子午财经、界面新闻 ,财经网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来源。


热文